贿赂与国祸
发布时间:2009-04-24  浏览次数:

        贿赂于人是恶,于国是祸。贿赂内则失民心,破坏社会稳定,是“乱源”,这一点人们容易看到;贿赂外可招致颠覆,破坏国家安全,是“国祸”,这一点人们容易忽略。贿赂公行既是“内忧”,也可致“外患”。有史为证,“行贿”从来都是敌对势力实施颠覆、侵略、演变的战略工具之一,“贿赂战”是对战争手段的一种必要补充,往往是军事征服的“前奏”,先以贿赂腐化之、分化之、弱化之,然后以武力消灭之。贿赂甚至可以达到战争手段达不到的目的,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。
  春秋时期的吴越之争,是中国历史上悲壮而凄婉的一章。作为当时霸主的吴国之所以倏忽亡国,“非战不利”,而是在越国的“贿赂战”中吃了大败仗。
  吴王夫差为父亲阖庐报仇,大败越王勾践,兵围越都会稽。大祸临头的勾践采纳谋士范蠡“卑辞厚礼”之计,派大夫文种游说吴王夫差,请求赦免勾践。接受厚礼的吴王夫差准备应许,大臣伍子胥提出反对:“这是老天欲把越国赐给吴国,决不能答应越国的请求。”此时,无计可施的勾践想杀死妻子,燔掉宝器,决死疆场。文种阻止说:“吴国太宰伯嚭是个大贪官,可诱之以利,请他帮助大王美言。”于是,勾践让文种带着“美女宝器”行贿伯嚭。接受巨贿的伯嚭果然带着文种去见夫差,两人轮番为勾践说好话。夫差又被说动了,便准备答应越国的条件,放勾践一条生路。伍子胥再次进谏:“今日不灭越国,以后一定后悔。勾践是贤君,文种、范蠡是良臣,如果让他们复国,将来必然作乱。”然而,夫差却拒不纳谏,而是下令赦免了勾践,放虎归山,留下了亡国的后患。越王勾践返国之后,卧薪尝胆,发愤雪耻。然而,欲灭吴国,必先搬掉“拦路石”———伍子胥。于是,“内奸”伯嚭与勾践的大夫逢同共谋,离间夫差与伍子胥的君臣关系,最后夫差听信谗言,逼杀伍子胥,伯嚭也如愿以偿地在吴国掌握了大权。“黄钟毁弃,瓦釜雷鸣”是吴国覆亡的前奏。几年后,勾践利用夫差北上争霸、后方空虚的机会,攻打吴国,被从内部掏空的夫差只有自杀一途,吴国霸业昙花一现。
  秦始皇统一天下的基本战略是武力与贿赂并行。秦国的李斯本人就是一个“贿赂战”专家,他以传授贿赂“秘笈”得到了秦始皇的信任和重用。据《史记》记载,“秦王乃拜斯为长史,听其计,阴遣谋士赍持金玉以游说诸侯。诸侯名士可下以财者,厚遗结之;不肯者,利剑刺之。离其君臣之计,秦王乃使其良将随其后。”秦始皇正是依靠“糖衣炮弹”与“真枪实弹”两手战略,交替使用,最终将六国各个击破。李斯也因搞“贿赂战”有功,升官晋爵,“秦王拜斯为客卿”。
  “亡六国者六国也”,六国无疑是被秦国的强大武力征服的,但也是被秦国的贿赂腐蚀掉的。如赵国作为当时的强国,一直是秦国铁骑东下的巨大障碍。在灭赵的过程中,秦国数遇廉颇、赵奢等强敌,无法在战场上取胜。后来秦国又遭遇了另一个劲敌,那就是赵国名将李牧,也就是汉朝飞将李广的祖宗。李牧曾多次打败秦军,秦国在战场上捞不到便宜,便秘密开展“贿赂战”———用重金收买赵王的宠臣郭开,然后由郭开离间赵王与李牧的关系,诬告李牧谋反,赵王听信谗言,冤杀了李牧,做了一件自毁长城的大蠢事。三个月以后,赵国就被秦国的大将王翦灭亡了。六国之中,最后一个亡国的是强大的齐国。此时齐王建在位,权臣后胜任相国。秦国深知后胜贪婪成性,于是便用重金收买后胜,使之成为铁杆的“亲秦派”。后胜受巨贿后便派自己的宾客们入秦“通好”,结果这些人又被秦国的“糖弹”放倒。后来,这些“齐奸”们纷纷为秦国做说客,劝齐王尊事秦国,不修战备,不要帮助其他五国对抗强秦。结果是秦先灭五国,然后就去攻打齐国,毫无战备的齐国只好不战而降,齐王建束手就擒。“糖弹”可换千里锦绣江山,贿赂强过雄兵十万!六国不暇自哀,后人岂不哀之,岂不鉴之!
  楚汉之争,楚强汉弱。然而,刘邦终能以弱胜强,一个重要原因是刘邦充分利用贿赂的“秘密武器”,打了一场“非对称战争”。刘邦手下多“贿赂专家”。大谋士张良深谙此道。在著名的“鸿门宴”上,本来项羽是要杀掉刘邦、以绝后患的。但是,此前张良让刘邦厚结项羽的季父项伯,项伯被收买后,便在项羽耳旁说刘邦的好话。鸿门宴上,“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”,生死关头,已做“内奸”的项伯“挺身而出”,救了刘邦的性命。之后,拥有巴蜀的汉王刘邦更是不惜用重金贿赂项伯,而且张良也把刘邦赠给的黄金百镒及两斗珠宝一并送给项伯。被彻底收买的项伯,便又投桃报李,让项羽把汉中之地封给刘邦,这为后来刘邦与项羽争夺天下提供了巩固而富庶的“大后方”。
  另一个谋士陈平则称得上是刘邦的头号“贿赂战”专家。荥阳之战是楚汉之争中的关键性战役,当时,项羽断绝汉之甬道,围刘邦于荥阳城,握有一举消灭对手的难得机会。围城日久,刘邦就想割荥阳以西之地求和,项羽明知这是缓兵之计,因此不答应。正在一筹莫展之际,陈平出贿赂离间奇计:“项羽恭敬爱人,但有功不赏,将士也因此而不真心归附。项羽身边真正称得上骨鲠之臣的,也就范增、锺离眛、龙且、周殷数人而已。大王您诚能捐出数万斤金,行反间计,离间项羽君臣,以疑其心,项羽为人意忌信谗,必然会起内讧,甚至自相残杀。这样大王您就可以趁机攻击,如此一定能大破楚国。”尝过行贿甜头的刘邦对此计深以为然,就毫不犹豫地拨给陈平黄金四万斤,任陈平随心所欲地使用,而不问其出入。陈平也真没有辜负刘邦的期望,多以黄金反间于楚军,到处宣传锺离眛等人功多而不得裂地封王,因此,都想背叛项王,而与刘邦联合灭项氏,然后分王其地。项羽听到谣言后果然不再信任锺离眛等人,从而自剪羽翼。如法炮制,刘邦接着又成功离间项羽与亚父范增的关系,以危害其“腹心”。范增让项羽急攻荥阳城,已中反间计的项羽根本不听范增的劝告。深感“竖子不足与谋”的范增只好负气出走,最后病死在回家的路上,刘邦则得以绝地逢生。最后,不断被刘邦用武力与贿赂两手战略“肢解”的项羽,只能在“四面楚歌”中上演“霸王别姬”的历史悲剧。
  历史昭示后人:贿赂祸国,可不慎乎,可不戒乎!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。历史上,一国战胜另一国,不外乎几个手段:一是战争手段,从军事上打败你。二是非战争手段:从精神上腐蚀你,使你背叛信仰;从经济上破坏你,使你丧失保障;在政治上孤立你,使你丧失民心;在物质上利诱你,使你丧失斗志———基本路数就是通过贿赂来破坏对方的凝聚力、向心力、战斗力、执行力,最终使力量对比发生根本变化,贿赂在前,武力在后,从而达到颠覆甚至消灭敌国的目的。
  历史昭示后人:我们不仅要从社会稳定的战略高度,而且要从维护国家安全的战略高度来认识和处理贿赂问题,提高警惕,加大力度,把反贿赂放在反腐败斗争的更加突出的位置上来抓。既要警惕敌对势力的“导弹”和“原子弹”,也要警惕敌对势力的“糖弹”和“肉弹”;既要警惕敌对势力的“大棒”,也要警惕敌对势力的“胡萝卜”。欲爱国、富国、强国,必须坚决反腐倡廉。爱国不腐败,腐败不爱国。相反,在国家生死存亡关头,腐败者往往会成为卖国者、叛国者、亡国者。其中道理很简单,因为腐败分子总是把身家性命与个人利益看得比国家利益更重、比天更高。
  历史昭示后人:“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。”欲打造一国之“铜墙铁壁”,必先打造一国拒腐防变之精神支柱与思想长堤。这样才能“软硬不吃”、“刀枪不入”,真正杜绝贿赂祸国之门。腐败是人民最憎恶的事,却是敌人最高兴的事,敌人最担心的是对手不腐败,从而无法找到可供其攻击的弱点,最害怕的是对手“富贵不能淫,威武不能屈,贫贱不能移”。
  欧阳修在《新五代史·冯道传》中说得好:“‘礼义廉耻,国之四维;四维不张,国乃灭亡。’善乎,管生之能言也!礼义,治人之大法;廉耻,立人之大节。盖不廉,则无所不取,不耻,则无所不为。人而如此,则祸乱败亡,亦无所不至,况为大臣而无所不取,无所不为,则天下其有不乱,国家其有不亡者乎!”岳飞也从另一角度作了总结:“文官不爱钱,武官不惜死,天下太平矣。”毛泽东作为深谋远虑的战略家,对此更是发出振聋发聩的警告:“我们很快就要全国胜利了……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,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,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;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,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。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。”同时还应看到,贿赂现象“病因复杂”,因此必须坚持标本兼治、综合治理、惩防并举、注重预防的战略方针,不断研究新情况,解决新问题,实施有效的惩治和预防贿赂的综合战略,坚持反受贿与反行贿并举,真正做到“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”。
  

孟祥锋   (中国廉政网——中国纪检监察报)